爱好成了工作 那就不再是爱好 而是怨恨

她又来向我哭诉了,这个月大概是第8回了吧,中国人喜欢说万事不过三,但对她无效,遇到什么事情我总是被她第一个骚扰。

电话里她很冷静地告诉我已经做好了换工作的准备,而且还是换行业的准备。

在我的记忆里,她是一个很喜欢文学的孩子,高中的时候,雨果的书总是无法离开她的书桌,当然一次偶然的机会也发现她的寝室可以用图书馆来称呼,至少她的桌子前是这样的。

大学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兴高采烈的采购电脑,她却说屏幕看着眼睛会流泪,还是习惯纸张的感觉。要不是大学里的电脑课亮出不合格的红色警告,估计4年里寝室位置上都不会有电脑的存在。

她比我大一岁,我叫她学姐她不高兴,要我叫她姐姐。在我还在为出国还是考研做考虑时,她已经满怀欣喜的告诉我已经有了一份工作了,而且是她喜欢的文字,唯一不足的是每天要面对电脑而不是用钢笔在粗糙的纸张上刻字。作为一毕业就找到工作的人而言,面对还在没日没夜寻找工作的同伴而言,自然会有一种优越感的存在。

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杂志社,杭州的杂志社其实并不多,同行之间的差异也十分巨大,当然作为一名刚毕业的本科生能够拿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已经不错了,即使在名不见经传的杂志社码字也会很开心。

她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喜欢用书信交流,以至于刚毕业的时候经常会收到一封封的来信,搞的寝室的大妈还以为我有远方的亲戚。进了杂志社后,她就常常把自己的想法写在稿子里,然后把当月的杂志寄给我,然后在杂志的空白处把自己的画或者诗歌等东西画上最后还自恋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对于这种怪异的行为她总是可以找出很多理由来解释。比如假设有一天她成名了,这些签了名字的杂志会很有价值;比如这样被她写过的杂志就无法转卖,而我又很懒一般不丢东西,所以就会永远留在我这里,方便她有空的时候来我这里翻阅;比如这些她写的东西是绝版的,很有意义等等。总之,她就这样断断续续的自费购买了2年的杂志给我。

两年后,她不再做杂志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做了?

她:不喜欢心机重的地方,讨厌算计。

辞掉第一份工作后,她在BF的怀抱里撒娇了半个多月,又兴冲冲地干起了手机报编辑的工作。虽然也是编辑,但手机报的编辑已经不需要经常写文章了。从此我没有收到她的杂志,而是由一条条的彩信代替,只要轮到她编辑,总是会转发一份给我。

这次电话里说的就是这份职业,原以为做了1年,应该习惯了吧,结果她眼泪汪汪地和我说:还是算了吧,找一份喜欢的工作或许不难,做一份喜欢的工作很难很难。

她抱怨的原因有很多:低俗,为了眼球不顾一切的低俗;眼睛疼,她受不了电脑的强辐射;没有创作的感觉,每天写着八股文,为读者寻找那些自己本来就不喜欢的东西,还要装专家的推荐给更多的人;低薪,没什么钱,虽然有老公在,不在乎那点。

不过那些理由都不是重要的,她最近总是说:“工作就是工作,下班立刻走人,别太眷恋;爱好成了工作,那就不再是爱好,而是怨恨。”这话似乎说的很有哲理,至少我没法反驳。

Related posts

《爱好成了工作 那就不再是爱好 而是怨恨》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